参商

同性恋敬健康和自由。

大风刮过是我迄今为止读过的最令人回味的作者。她往往被人诟病文风寡淡,而其实等年纪大一点,重读时,才发现她笔下的每一个字,都流露着淡淡的温柔。
是那种让人在夜里忍不住流泪的寂寞的温柔。
《皇叔》我之前看的版本有脱漏,只停留在皇叔和然思离开的地方。狗子告诉我才知道,最后的最后,小皇帝一个人孤单的走了,皇叔赶回来的时候,山中红叶触目般红,城里的白幡已经升起来了,皇叔恍惚间看到启檀替他理了理压皱的衣袖,故作老成的颔首。
“那朕在这里等你,皇叔。”
她会让你再已经接受了相对美满的结局后,恍然发现,他们应该是不圆满的,这样才合理。
《桃花债》里宋珧说“我注定只能在佳话中唱这种搭话的角色,不是打鸳鸯的棍,就是过河用的桥。”故事快结尾他又说“永世孤鸾也罢,打鸳鸯的棒也罢,过河的桥也罢,都是一种看法罢了。如果反过来想一想,我和衡文在天上这许多年,乃是凡人们求几世都求不来的。朝朝暮暮我都有了。我此时要灰飞烟灭,我于世间全无,世间于我全无。我和衡文相守到我灰飞烟灭,已经是生生世世,天长地久。”
就是那种,不是一蹴而就的,不是那种仿佛全天下都是为了成全自己的矫情,而是两个平凡而渺小的普通人逐渐认识到自己内心的故事。
很打动人。
还有那句,“恍若东风拂过 三千桃树 花开烂漫 他在三千树桃花的灼灼风华中 向我轻轻一笑”
我小时候不明白为什么是“东风”,不是“春风”。有一天突然就明白了“春风”太直白了,“东方”却是恰恰好的。
她经常写出那种“日出江湖百,潮来天地青”那种看上去不太惊艳,却确定找不到其他字眼去替代的句子。
年纪越长发现的越多,这样不停的发现,真的是非常有趣的过程
还有《又一春》里,马小东死后,再再再再次走上奈何桥,心里想的是“投个什么样的好胎,小康家庭,安稳一生,一个温柔正点的老婆,就这么多了。”
但是认出等了他十年的符卿书,还是走向他了。
真的很喜欢这种无奈又甘之如饴的宿命感。

《皇叔》的开头:“我是皇叔,皇帝他叔。”
《又一春》的开头:“我叫马小东,马克思的马,邓小平的小,毛泽东的东。”
都是那种一开头就笑傻,疯狂觉得作者有趣,笑着笑着就哭了的故事。
她的文字真的是值得在很长一段时间内(暂时不说一辈子吧 ,一辈子太长了)回味的,因为每次都能读出新的东西,同时也觉得自己有在成长。

唉,爱她,想给她打钱

你来一趟人间,你要看看太阳,和心爱的人一起走在路上  ——海子《夏天的太阳》